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网站首页  

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

主营:模温机,吹瓶机,制袋机,植保无人机

网站公告
欢迎光临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
详情咨询客服QQ:553987032
有事儿您Q我!
?
公司资讯
海涛心水论坛
辞典即秩序罗列即穷尽虎变:辞典的准备
发布时间:2019-09-10       

  “大人虎变,君子豹变”,贾勤凭一己写作,怀想“大人”境地。本书以辞典的形式构成,从A到Z,罗列万千,每一个词条的解释却又内含作家的选择、判断。是一种贯通经史子集的实践,亦是一种现代派写作行为,其扩展的,是“长篇小说”乃至“小说”的疆域与抵达能力。

  诗人宗霆锋写道:“你也与人类及其语言同时诞生,你与啊字同时诞生。”人说出的第一个字是啊,但那分明不是一个字,而是声音本身。古老的语言就这样从最初的声音当中成为自己的范畴,语言的神奇超乎想象,万物的语言同时诞生。宗霆锋渐慢渐深,继续推进:“黑夜乘机爬进村庄,一只白狗竖起脑毛,说,汪。”我注意到那个说字,我注意到夜晚已经降临,但是语言跟进。或者还可以从相反的角度探讨上帝的语言,这种探讨更加元始。

  里尔克(Rainer Rilke,1875~1926)写过:“你曾喊出的第一个字是:光。从此,时间诞生。你随即沉默了很久。人是你说出的第二个字,它令人惊恐。接着又是沉默。你再次酝酿要说出的东西。”诗的迷宫在于它是连环之解与不解,在诗的第二节,里尔克代替上帝说出了那个或许上帝自己不愿意说的第三个字:“我”。而此前的两个字,分明也是诗人代言,但我们在作品中有理由相信那是上帝发音,诗人为神服务。——西塞罗(Marcus Cicero,前106~前43)宣称,诗人为人类服务而名扬四海。我借用此意,指出诗人服务的能力从何处获得。当然,那是诗人自供的来源,信誓旦旦地扬言上帝总是强迫他们写(至于如何停笔休息,他们没有说)。写作的创造性在这里完全显现,而所谓创造本属上帝之事业。不用提醒,古希腊语中诗人的本义正是创造者。

  我们也记得中国的传说,文字发明以后天地陷入莫名的大震动,文字泄露了存在的秘密以至于鬼神上诉。但也可以同情苏轼(1037~1101),识字导致了人的忧患(姜尧章却欣喜于孩子们郁垒神荼写未真)。总之,文字与创造性的关系由来已久,而哲匠至圣何其谨慎,述而不作,作而不裁,小心翼翼地卷怀存在之可能,剥离妙道,背负天问,惧怕人类在创造的僭越中不能自拔。荷尔德林(Friedrich Hlderlin,1770~1843)坦白,语言乃是危险的礼物。至此,继续引用前人的概括已没有必要。我们已经看出端倪,人类诞生以后,属于他们的语言与文字也就应运而生了(作为一种给出你所无的真正的礼物)。

  爱情是人间诸多传说之一,同样也是中外神话的母题。通常,它表现为历史或生命的起始事件,发生在电闪雷鸣的黄昏。十年前我曾经这样形容过它:“闪电、闪电,雨后的长空响起诡秘的音乐。”爱情由此具备了一切神话中必不可少的元素,并且总是与音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那种暧昧的关系使人绝望(保罗·奥斯特却说,希望是一个与绝望押韵的词。正是爱情在希绝之际挑起了望之徘徊)。如果我们注意到那音乐的节奏,则那正是我们生命的律动。恋人们常说的心跳,乃是一种暗语,将它的潜意识翻译出来就是:我甚至不能相信我爱你,但是我的心在跳,这证明了什么我也不知道,就当是为你而跳好了。实际上心从来不为什么而跳动,牵强附会地说它也许在为音乐而跳动。在此理屈辞穷之际,我没有忘记解剖学上将心这种器官称之为“不随意肌”,那个不字的强烈否定使人醒悟生命乃是奇迹,爱情乃是传说。

  然后我情不自禁,想起定稿于东汉(25~220)的《说文解字》,作者是慎之又慎五经无双的汝南许叔重(56~147)。他的工作为中华文明开辟了属于自己的宇宙秩序,定下了万物的法则,物象内蕴由此开发,启真无遗。我迫切地想知道他对“爱”字的解释,这个字在说文系统中从属于198“夊”部,而夊(读虽)字是缓缓行路的意思,爱字正是行走的样子:“愛,行皃,从夊,声。乌代切。”

  现在,可以放肆谈论这个“爱”字了。爱的给予和接受都是漫长的,双方有时并不同步。所以爱不计结果,而被爱者反倒抵触,他们对爱的理解不能同步。此问题中自然包括年龄、性格、经历种种差别,所以爱始终停留在过程中。此过程之结束则表现为遗憾,而过程本身又极为沉重,所以爱并非自私,乃是无限向外扩展同时无限限定对方的行为;所谓限定,就是要求统一爱的定义,以及爱的内涵与形式。而恨则容易在刹那间产生,并且又莫名其妙的消失,仿佛不断地在接受某种暗示,情感的波动相应呈现。爱与恨,都是不可能的,但绝非负担。诗人袁旦说:“爱则长久,恨则毁灭。”——《左传》中这样评价一个人:“古之遗爱也。”贾逵解释爱为惠。如此,爱实现了它的绵延,爱在本体中的延续通过那个遗字表现出来了。又,爱字奥义,参观张文江老师《爱的三种写法》(《渔人之路和问津者之路》第267页,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)。

  另外,还可能存在着爱的变态(不是贬义而是变奏,爱总是有多方面的突破。变态同时也是生物进化的一种常态,作茧自缚以待飞蛾)。爱的敏感有时表现为对生死的恐惧,诗人们常说繁华如梦大概就是此意。光阴的流逝被夸大(在其真实性的基础上进一步夸张强调),人在这种凶猛的人生中无法反抗此种存在之考验。这种恐惧并不是说他已经认识了生死,只是过多地思考生与死罢了,而正因为思维能力所不及,才造成恐惧感。思维无法穿越生死,只能转述生死的问题,并且在猜测之中与生死对抗,但最后,人生却并非妥协的结果,否则人生将毫无意义。人生在生与死中得到证明,人人必有一死,这句话实际上充满了信心。它的背后隐藏着执着的人性与温暖的人格,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,此痛字表明存在何其清醒、何等痛快,但并非痛苦之痛,此痛为形容词之抽象,并非对事实之描述。所以,痛苦乃是一种体验,已经内涵于人生,2019初级出版资格考试备考:《理论与实,在对人生进行形而上转述之时,似乎不必要把痛苦拿出来单独说明。文字表现理想,描述理想,确定理想,并且产生实现理想的动力。文字为理想之形式,不亦大乎。所以吾人切不可轻谈。如果要谈,则势必掀起一种学习文字的潮流(识字运动),不亦乐乎。

  在中文语境中第一次系统介绍乌力波(Oulipo)潜在文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?